就在那里,78岁高龄的弗格森爵士,不顾瓢泼大雨起身,和友人谈笑甚欢,脸上的表情像个拿着心爱玩具的孩子。随后,找到恩师的索帅,欣慰地露出笑容,双手狠狠挥拳,正式加入了庆祝队伍。

一场2-0,是10年以来曼联首次赛季双杀曼城——当“吵闹的邻居”一夜暴富,曼联历任主帅甚至包括老爵爷,都只能看着蓝月亮升起。如今师徒二人的深情眺望,更让红魔球迷恍如隔世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。21年前载入史册的诺坎普奇迹,当索尔斯克亚后点推射,将比分逆转后,从地狱重返天堂的曼联,陷入不可抑制的狂欢,但人潮中的弗格森,却格外淡定。

他左手搭在眼前眺望看台,右手则叉开五指不断挥舞——毫无疑问,他是在向看台上的博比·查尔顿爵士致意。三冠王、两代红魔君临欧洲的话事人,穿越慕尼黑空难的摧残,与英超被欧战禁足的灰暗年代,以格外温馨的方式,遥遥接力。

时移世易,看台上戴着眼镜、穿着风衣、嚼着口香糖、心情不断起伏的,从“查爵士”换成了弗爵爷。退隐至今7年,弗格森没少去给曼联加油助威,但收获的多半是失望:

2014年3月“双红会”,主场作战的曼联被主裁连判三个点球,任由杰拉德12码上三次操刀命中。而与莫耶斯无奈的表情遥相呼应的,是看台上的爵爷低下头索性不看比赛,眼袋浮肿目光黯淡,像是一台随时准备开动的“吹风机”。

时隔一年,弗格森继续出现在老特拉福德,观战曼联和阿森纳的足总杯。结果此前足总杯4次零封枪手的红魔,家门口输球又输人,迪马利亚染红之余,还出现两次极其业余的失误……

目睹这一幕,爵爷的老脸再度涨得通红,甚至有意赌气似的,在曼联缺席当年足总杯决赛的情况下,和贝克汉姆一道作为观礼嘉宾,亮相捧场。

穆里尼奥时代,唯恐主场观战给球队增压的弗爵爷,不惜屈尊纡贵,前往客场为红魔加油助威。然而,最著名的反差,莫过于2018年2月2日曼联客战南安普顿:

开场还不到20分钟,“圣徒”就取得2球领先,眼见此情此景,看台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爵爷,唯有苦笑掩饰尴尬。

2018年5月,爵爷突发脑溢血被送急救,直到2018-2019赛季第6轮才重返看台。然而,他看到的又是一场被动挨打的平局。此后医生一再警告弗格森要尽量少去现场……

然而,索尔斯克亚上任后,弗格森到场的次数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——不为其他,只因挪威人是他货真价实的“儿徒”。

年过四旬才首次返回英格兰执教,45岁才初掌豪门,47岁打出成名战……身为1999黄金一代最可靠的替补,教练索尔斯克亚不算大器早成,只是中人之姿。

但正如当年在阿伯丁平淡起步,在曼联也曾举步维艰的弗格森一样,索尔斯克亚走过的弯路,吃过的苦头,一点也不比恩师少。

上赛季收官战,曼联毫无生气的2球败在已经降级的卡的夫城脚下,赛后索肖怒发冲冠,将全队留在更衣室训话:“有些人在转会市场开启前,已经踢完了代表曼联的最后一场比赛!”

没人相信索帅敢拿尾大不掉的巨星们动刀,然而事实却是红魔相继送走了表现欠佳的卢卡库和桑切斯,将出工不出力的博格巴送进冷宫,只有痛改前非的马夏尔得以留用。

毫无疑问,这是典型的弗格森做派,正如当年爵爷毫不留情地驱逐贝克汉姆、范尼一样。

而谈及恩师,索尔斯克亚总是格外感怀:“他对我总是悉心相授,毫不保留,我们性格上差异很大,我注定成为不了他,但他的经验着实令我受益,任何时候向他虚心学习都不为过。有时候我甚至幻想,‘在他手下工作该有多好’,但我必须做我自己,这才是对他最好的致敬。”

后爵爷时代,曼联的颓唐肉眼可见,莫耶斯、范加尔、CEO伍德沃德南辕北辙的休克疗法,非但未能令红魔起死回生,反倒愈发奄奄一息,留给索尔斯克亚的,是一个两年打不进欧冠的伪强队花架子。

而今,冬窗之后保持不败的曼联,距离欧冠战区又是熟悉的3分之差,而在曼城可能被欧战禁足的情况下,红魔最乐观的前景,莫过于以联赛第五取得直通券。

1995年,前利物浦名宿阿兰·汉森谈及曼联时,那句“靠孩子,你什么也赢不了”,成了足球史上最大的立Flag现场。

而生涯和“92班”高度重合的索尔斯克亚,转型教练后也得弗格森真传:曾是曼联预备队主帅的他,没少从弗格森那里偷师,而升任主帅后,又遵从恩师建议,聘请曾是弗格森助教的惠兰,担任副帅。

要知道,当年莫耶斯和爵爷之所以从朋友成为路人,很大程度在于前埃弗顿主帅执意带来自己的助教罗德,拒绝弗格森安插嫡系。而湖惠兰,恰是最懂得弗格森战术哲学的那一个。

何为弗格森哲学?不是场面踢得有多华丽旖旎,而是何时何地,都有向死而生的斗志和觉悟,哪怕,也要一口气硬挺90分钟。

而索帅上任后,球迷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——从客场绝地逆转巴黎圣日耳曼,到接连双杀切尔西和曼城,那股专属于红魔的血勇,固然因球队略显平庸的实力,未能对联赛和欧战大局有所影响,但在个别场次,却已经再明显不过地提醒球迷:那支人们熟悉的曼联,正在逐渐回归。

眼下的红魔,除去马蒂奇、马塔、罗梅罗等三旬老将外,他们的发动机布鲁诺·费尔南德斯还不满26岁,已经踢过两届大赛的拉什福德不满23岁,格林伍德、钟塔西、布兰登·威廉姆斯更是索帅钦点的娃娃兵。

这样的年龄构成,和25年前的吉格斯、贝克汉姆、斯科尔斯、内维尔、巴特们何等神似?

更重要的是,正如弗格森当年有巴斯比爵士力挺一样,如今的索帅也在恩师的光环下放开手脚:这样的默契,从之前曼联取得六连胜,全队在更衣室里为弗格森庆生时,就得以显现。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