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恰逢恢复高考三十周年,有意思的是,前不久两会期间,有人大代表提出废除高考的提案,仿佛要与恢复高考做一个有意或无意的对仗。当然,不可否认其用心良苦,不过其思维模式却值得思考。

废除高考,并不是始自今日第一次隆重提出。四十余年前,伊始,便由北京市女一中的最早提出,并真的砸烂了高考制度,致使一大批知青下乡。四十年之后有人再次提出废除高考,历史仿佛走了一个轮回,旧事重提,高考再次成为了替罪羔羊。

高考的种种流弊,有目共睹,前后四十年,两次提出废除高考,都是针对这些共同的弊端。高考一直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心头之痛,问题在于,现实生活并没有提供废除高考之后更公平、更良好的新的药方来选拔学生进入高等学府。人为设想的新模式,不管其出发点是多么平整,其用心是多么良好,但在当今社会道德失范与公平缺失且种种关系、金钱所腐蚀的土壤中,可能会造成更大的营私舞弊的空间,咳嗽没治好,倒新添了喘病,失去现存高考制度所为大众提供的相对平等公正公开的平台和空间。这是四十年生活实践所证实的,当年也提过推荐和高校自主选拔的工农兵学员模式,事实证明,并不是一条畅通的好路。而高考制度的恢复,则不仅使埋没多年的人才得以生长,而且成为一个新时代开创的先兆,在让人们看到了一直被抹杀的个人的希望的同时,看到了民族的振兴与希望。

值得我们反思的,是这两次提出废除高考的思维模式,并不仅仅是历史的巧合,两次都是以不破不立为先导的,带有良好的愿望,却刻印下我们长期以来惯性的思维模式和方法,激进和空想的心态与思路,一鸣惊人,高蹈如云,却往往失去现实生活坚实的基础。破是容易的,简便的,痛快的,但破后所立的是什么?

中国的考试制度,历史绵延时间很久,虽有种种弊端,却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之一。从历史角度衡量,这样的考试制度为朝廷选拔人才,也为平民子弟鲤鱼跳龙门提供了一条有望出头的大道。在近代生活中,从某种程度而言,高考制度依然是这样考试制度的延续,不仅维系着考生,也维系社会心态的平衡。因此,废除高考的思维模式,是既忽略了历史的因素,又忽略了现实的实际。说其是延续了当年的思维模式,也许话重了,但是,两者关系的藕断丝连与惯性的轻车熟路,却是值得我们思考的。

中国教育目前存在问题多多,但起码现在首当其冲的靶子不应该是高考制度。相反,倒是教育产业化带来的许多问题,小升初的问题、择校费的问题、学术腐败、管理行政化、教授官员化……哪一样都是学生与家长要比高考更为关注的问题,需要切实加以解决,我们切不可本末倒置。高考并不是尽善尽美的一朵花,但也绝不是到了非要挖去不可的一块疤。从现阶段而言,需要的不是废除它,而是完善它。比如,如何做到高考考试内容和分数在全国尽可能统一,避免高考制度掩盖下的不平等。有志于中国教育改革的志士仁人,需要做的事情很多,但先不是忙于轻言高考制度的废除,尤其是在恢复高考制度三十周年的日子里。(肖复兴)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